VIP中文 > 玄幻小说 > 我真的长生不老 > 正文 第1099章 没有人可以拒绝的小鸡蛋

正文 第1099章 没有人可以拒绝的小鸡蛋

    刘长安依然躺在被窝里,他甚至没有踢被。

    房间里湿冷的感觉倒是更加强烈了一些,伸手触碰到的枕边和被子上,凉凉的带着水汽的感觉,被窝里倒依然是暖呼呼的,让他想起了梦中小羊酣然入睡时靠在他怀里的感觉。

    尽管一看到羊,就下意识地皱眉,但它只要不咩咩叫、在那里自以为很可爱地拧着脖子、横着身体蹦来蹦去,安安静静地,就……就勉强承认它有一点点可爱吧。

    窗外依然是淅淅沥沥的雨声,只是显得更加真实了,没有那种电子合成的数码味,也不再让人联想到炸鸡排时油汁爆炸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梦境中过去那么久,在现实里却不过是片刻……要是时间同步,光是以人类目前制造的速度最快的宇宙飞行器来计算,飞出太阳系都要花几万年。

    一睁眼,自己又被埋在什么废墟或者板块运动翘起的地壳下面,人类已经灭亡无数年,那还不如一直在梦中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至少不耽误竹君棠上课,她在梦里玩的那么开心,醒来自然要好好学习,努力学习才行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着急起床去找上官澹澹。

    梦境中发现上官澹澹来自死去的宇宙中央领域,这要是她真正被封印的记忆,那上官澹澹才是着急想知道的人,应该是她急急忙忙来找刘长安。

    相反的,要是她编出来套路刘长安的,估计就会老神在在地躺在那里,等着刘长安去找她汇报分析,然后趁机露出欣慰而感动的神色:看,果然无数年前你就是我的蛾子,哪怕你是地球存在就诞生于此的生命,你也是朕的蛾子。

    这种可能比较大……刘长安忽然听到楼下的房门被推开,上官澹澹的脚步声匆匆传来。

    刘长安愣了一下,心中却并没有做出判断结论,因为……她要是预判了他的预判呢?

    她要是预判到他预判到她预判到了他的预判呢?

    刘长安深呼吸了一口气,自从认识了上官澹澹和竹君棠,他已经离成为精神病人不远了。

    上官澹澹的脚步声在他的窗户下停顿了片刻,然后又逐渐远去,鞋底带着泥水浆汁“piapia”的声音竟然是往小区外面走去了。

    刘长安打开窗户,伸头看了一眼,只见穿着月白色深衣的上官澹澹,一手举着伞,一手把保温壶抱在胸前,小身子一扭一扭地消失在了雨夜。

    她干什么去了?

    她一定有所谋划!

    刘长安感觉不简单,但也没有着急,先穿上衣服再换上了下雨天最舒适的雨靴,找了把折叠伞慢悠悠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太后很弱小,又没有力气,根本不会飞,所以最多推着个电动车到处跑,现在连电动车都没有用,自然走不到太远的地方,刘长安很快就看到了她那在雨夜中显得格外娇弱、细小的背影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觉到有些冷,她抱着保温壶的手缩了缩,手指捏着一点点衣袖边沿,指肚依然用力按着保温壶不让它下滑,另外一只手则紧靠着胸前,似乎减少一点身体的散热面积,能够更加保暖。

    长发披散在后背,发梢湿漉漉的粘在一起,沉甸甸地随着她偏头的动作像钟摆一样晃动,然后她走到一个有人排队的地方,往前张望了几眼,就跑到队伍的最后方开始排队。

    她的前面只有四五个人,所以她显得有些高兴,从队伍里侧身出来看看前面,又回头看看后面,发现没有人排在自己后面,便一翘一翘地往后踢脚,嘴里唱着跟周冬冬学的儿歌。

    站在街对面的刘长安,清清楚楚地看到队伍最前面用纸箱板子写着四个难看的毛笔字:免费豆浆!

    这天都没亮,黑沉沉的,又下着雨,她跑来这里就是为了打免费豆浆?

    排在最前面的,赫然就是本小区退休金最高的钱老头!

    排第二的是刘长安的本家刘老太太。

    钱老头和刘老太太打到免费豆浆以后,就站到队伍后面,来和上官澹澹说话。

    刘长安听到的就是关于近期免费领东西的信息交流,这群老头老太太整天没事干,就爱搜集这方面的资源,还挺有共享精神,绝不会担心去的人多,自己就领不到或者领得少了——仅限本小区内部有如此共享精神。

    和其他小区街道的老头老太太们策的时候,自然要注意信息泄露和间谍刺探。

    很快就排到上官澹澹,钱老头帮上官澹澹举着伞,上官澹澹双手捧着她的5l大保温壶。

    打豆浆的是个中年胖女人,看了看上官澹澹的壶,又看了看自己身前的桶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我不能给你打这么多!”

    上官澹澹只是瞪大了眼睛,偏着头,一言不发地盯着中年胖女人,让她看着自己眼神里的威严。

    太后一向就是靠自己的威严,来争取到更多免费资源。

    “你尽量多打点啊,今天也没几个人!”刘老太太站在一旁帮上官澹澹说话,一边摇着头,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人可以拒绝小鸡蛋。

    小鸡蛋是小区里的人给上官澹澹取的外号,因为一开始周冬冬叫上官澹澹鸡蛋姐姐,后来大家叫蛋蛋,鸡蛋,小鸡蛋的都有。

    “要的撒,你给她打个七七八八就阔以了。”钱老头也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澹澹听到有人帮自己说话,高兴地举着鸮卣蹦了蹦。

    “就今天啊……下次来,不许带这么大的壶了。”中年胖女人犹豫了一下,“我给你倒一半多点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打开大桶下面的出水龙头给上官澹澹装了,随手就举起那半人高的豆浆桶,往前一倾,豆浆就准确地射入了上官澹澹的壶中,她的手劲稳当,一点都没有飞溅外泄。

    很快装了一半多,她就把大桶放下了,排队的人看到中年胖女人这一手,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,上官澹澹更是蹦蹦跳跳,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刘长安看到她最后也没有和人起争执,便先一步快速离开,他可不想让上官澹澹发现他跟踪她,最后只是发现她在排队领免费豆浆。

    刘长安回到家中,甩了甩雨伞上的水珠,然后朝着伞面吹风弄干,再处理了一下雨靴,依然躺进了被窝中。

    刚刚看到上官澹澹排队的那一幕,还有被窝里残留的温度,让他有些恍忽,昨天晚上真的做了一个很重要、很真实、信息量巨大的梦?慢慢地就觉得平常了,梦里那么多回忆和经历,再震撼再震惊再激烈的情绪,都平澹的和那个胖女人倾射出来的豆浆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!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刘长安侧头看了一眼,秦雅南站在门口,昏昏暗暗的光影中,那美丽的脸颊,柔嫩的胳膊,短睡裙下修长的双腿,都显得格外白皙,好像发着光似的,仿佛拨开云雾看到月色盈满眼睛。

    “哥,你也醒啦。”秦雅南走了进来,膝盖靠着床边。

    “嗯。你是被上官澹澹起床弄醒的?”昨天晚上秦雅南留宿,理由就是陪上官澹澹。

    他打量着秦雅南,上官澹澹有宽松的睡衣,穿在秦雅南身上,就跟情趣风格似的,哪哪都挡不住的风情,哪哪都遮不住的诱惑。

    女人的身材,再好看也就这么一回事吧,看过了就不稀奇了,刘长安也不关注这个,他在意的是秦雅南昨天做了梦吗?她的梦境又是如何?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……醒来后,发现她不在房间了,可是小火炉子也没有烧,就是有点奇怪她去哪里了。”秦雅南双手抱了抱柔润的肩膀,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哥,听说男人的被窝,普遍比女孩子的被窝温度高一点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尽管脸颊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些晕红,但是秦雅南的疑惑很真诚,她确实不知道啊,像她这样即便成熟以后,依旧纯净美好的女孩子怎么会知道这样的答桉呢?

    倒是有些女孩子不知道和男人一起过夜多少次了,还喜欢做出纯净美好的样子……秦雅南只是觉得自己不会这么做,别人要是喜欢这么做,其实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所以不能漏了热气。”刘长安连忙拉了拉被子两边紧裹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平常这么会的一个人,怎么会不懂她的意思?秦雅南咬牙抬腿踢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女人穿着短睡裙怎么能做这样的动作?刘长安被月色刺了眼,回想起梦中的叶己瑾,松开了被子。

    这还差不多……秦雅南回头看了一眼客厅,有些警惕地关上卧室门,这才舒服地躺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“哥,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。”秦雅南一手抓着被子,只露出半张脸,另一只手在被子下面,轻轻地挠着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什么梦?”这倒是刘长安想知道,只是感觉被子里有点热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体温是三十七度左右,两个人在一起自然就加热到了七十多度……一定是这样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梦见的应该是叶己瑾的事情。不过那也是我……就是我们在一起看烟花,在泥炉旁边烧烤喝酒,后来不知道怎么的,你就把我和苏眉一起抱住了……”秦雅南越说声音越小,变成两只手都抓住被子的边沿挡住自己的脸,只露出一双盈满羞意的眼睛。

    尽管梦是她做的,可是他怎么可以闯进她的梦里做这样的事情?她一个人也就罢了,还带着苏眉一起欺负她,简直愧为兄嫂……可是哥哥坏就坏了,那也还是哥哥,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这个嫂子一直不被她接受,果然是有理有据的。

    -

    -

    给大家拜个早年,求月票


  https://www.vipxs.info/69_69000/53324464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vipxs.info。VIP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:m.vipxs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