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修真小说 > 封神证道:劫运天钧 > 正文 第10章 恶业分身

正文 第10章 恶业分身

    刚才发出的那三剑是乔坤目前最强的手段,是将术法与剑法结合在一起,又得神魔白骨加持的最强剑招。

    只第一招便几乎耗竭了乔坤在“阴阳五行”上的所有感悟,这剑招类似于姚少司的“剑破五岳”,瞬间历遍阴阳五行,得剑骨加持,威力暴增百倍。

    第二剑、第三剑则是乔坤感悟姜子牙利用黄河,以及感悟“金蛟剪”的剪法而创。

    若说第一剑还属于乔坤爆发实力,用过之后不过气息暂时衰弱而已。第二剑强行调动黄河之力,以黄河之水为剑,乔坤便要承担些许反噬。

    毕竟他不像姜子牙,有帝君亲自施展的符箓辅助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剑则是化用了通天教主的“金蛟剪法”,化剪法为剑法,而后以身化剑,得剑骨加成数十倍之后,再变剑为剪,施展出这一招。

    教主的术法,寻常仙人想要施展都不易,何况是改动?

    这一招剑法若他用阴阳双剑施展,只怕剑招尚未施展完毕,阴阳双剑便要折断。只有他以身化剑,方能催动此招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,他却要承受巨大反噬,一招之后五脏六腑、四肢百骸皆受创严重,近似于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故而此招又名“两雄玉石俱焚,吾等不共戴天”。

    此时若非神魔白骨刚强玄妙,只怕现在他全身骨骼都在反噬下尽碎,他的身体也再无支撑而成为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这剑招虽然厉害,但能斩杀马元,其实还是有运气的成分,以及一些别有缘由。

    那马元本来算计深沉,诓骗他入局,甚至可以说是算无遗策,却突然状态不对,不再催动法域、阵法变化。

    这才给了乔坤施展剑招的机会,然后借由前两招剑势的积累,顺势发出第三招来。

    乔坤隐隐猜测,马元的突然变化,只怕是石矶留下什么暗手。

    还未多想,马元的尸体便化作一团黑气,将乔坤笼罩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乔坤身受重伤,反抗不得,无法躲避,却只得任由黑气缠上。

    这黑气到了乔坤体内,分化成数百道,分别缠上诸多神魔白骨,还有一股比较大的黑气直奔乔坤元神而来。

    明明马元的元神被乔坤所斩,但乔坤却依然能感觉到黑气中有意识存在,那是对他的恶意,还有一种贪婪与觊觎。

    这黑气中还有各种负面的情绪,邪恶,残暴,诡谲。

    还有声音在狂笑,“神魔白骨的奥妙,便是神魔一念。”

    看来战斗还没有结束,乔坤很快便意识到,还有一场精神层面的交锋等着他,若他输了,只怕会被马元夺舍,身体纵然活着,他却不再是他。

    他催动“洞神天帝元变经”护住元神,并蒂莲花也浮现,一红一白两朵莲花,发出红白色的火焰,不断烧灼黑气。

    许多黑气在烈焰下,化作青烟丝丝逸散。只是黑气依然浓郁,却非是红白两色烈焰所能消灭殆尽。

    好在乔坤护元神的宝物不止这一件,“易图通变”招展,将这团黑气吸收。那附着在神魔白骨上的黑气也丝丝缕缕被抽出来,镇压在“易图通变”之中。

    这些黑气入了“易图通变”,便化作高大的白骨神魔,三头六臂,其上有数之不尽的业力、劫气,他法力汹涌澎拜,催动六条臂膀,在“易图通变”世界中肆虐。

    这是主场,乔坤没有退缩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易图通变”集元神阵图、“归藏”、“周易”为一体,包含姬昌的全部功德,其中还有多种宝物,甚至包括“定海珠”这种灵宝,又经过道化,奥妙无穷。

    乔坤借用“易图通变”,催动诸多术法、开天珠、噼地珠、混元珠、戮魂幡以及地水火风各种法术向白骨神魔砸去。

    这其中有储存在“易图通变”的各种符箓,还有乔坤所开发的各种术法,五花八门。

    此处世界乔坤便是天心,符箓术法威力比在真实世界还要强横数倍数十倍。

    纵然那白骨神魔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,一时间也被各种术法宝物打得甚为狼狈,渐渐在术法攻击下,周身白骨开始有了裂痕,有了缺损。

    那白骨神魔对天咆孝,变化身体,提身自身威势,将身体变得更高大,最终踏地撑天,想要撑开这方世界。

    只是这方世界坚固异常,任由他费劲力气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“易图通变”有锁链生成,困住这神魔,并不断抽取业力、劫气。

    那神魔挣扎不休,却无法打破世界,他不断地咆孝,从口中吐出三柄宝剑,一柄乃是灵宝级别剑器太阿剑,另外两柄乃是法宝级别。

    这方世界只是“易图通变”所演化,非是真实天地。与太阿剑的锋芒相比,世界的壁垒,还是显得太过脆弱,很快天空被太阿剑划出一道裂痕。

    纵然“易图通变”不断抽取劫气业力进行修补,也无济于事。有一小半黑气从这裂痕逃跑。

    乔坤再不耽搁,发了狠心,重新演化世界。

    “易图通变”世界开始坍塌,包裹着神魔重新化为混沌,从太极开始,想要演化天地。

    但还未演化完,混沌便被从切开。

    一神魔从混沌生出,他不再是白骨的模样,似乎有五脏六腑和血液,而且渐渐得有了皮肤和毛发,他的双眼中两团火焰不断闪烁,似乎想要构成眼睛的形状,但是却无法成形。

    他的手中握着不知从何处取来的一柄宝剑,这宝剑非是太阿剑,而是如同一根棍子一般,没有锋芒。在划开混沌之后这宝剑的虚影也逐渐碎裂消散。

    乔坤心神接管“易图通变”,借由自己的演算,顺势将这一剑化作开天辟地的锋芒,借由这一剑分化阴阳,生出清浊。

    清者为天,浊者为地。

    天地生出将那神魔困住。

    那神魔一拳一拳捶打天地,天地在他的力量下逐渐分离。而神魔也在不断变大。天日高一丈。地日厚一丈。那神魔日长一丈。

    如此不知过了多久。天去地有九万里,那神魔也长到了九万里。

    九万里之后,那神魔终于力竭,摔倒在地,左眼的火焰化为太阳,右眼的火焰化为月亮。五体为山峦,然后有金石、珠玉、江河生成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乔坤这才松了一口气。他终于借由这神魔的力量,将自己耗死。

    那神魔分开混沌,乔坤便顺势演化,协助那神魔完善了一个盘古开天的故事。

    那神魔纵然神武,却是被体系限制住了,不能跳出,不但未能打破世界,反而成全了这方世界。

    那神魔死后,四象、五行接连生出,而后是八卦、六十四卦逐渐演化。终于又渐渐成就了原来的样子。只是多了些山峦河流,花草树木。

    如此演变过后,“易图通变”得了那神魔所有的业力、劫气。

    只是“易图通变”被那神魔一剑伤到,又有些虚不受补,一时运转不灵,原来的自动程序,非得乔坤分神操作不可。

    乔坤又观察自己的情况,被困在“易图通变”中的黑气,反抗不能,还有一些逃进了“洞神天帝元变经”所化天宫之中。

    那部分黑气也化作一个白骨神魔。只是这神魔也只有几百丈,相比于那个能在“易图通变”中踏地撑天的神魔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十万天兵神将合并雷部诸位天官,雷公电母、风神雨师一同围攻这神魔。或许是面对神魔激发了潜能,天宫中的各种宫殿更加巍峨庄严。

    天宫中各种大殿各有功用,十万天兵组成阵势,威力更强,却是压制着那神魔。只是那神魔防御力惊人,纵然处于下风,也能坚守。

    但此刻乔坤心神降下,全力催动天宫中各种大殿阵势,威力又暴增数倍。风雨雷电,无情倾泻,还有灶火不断锻造。

    很快那神魔被打倒,身体消散,只留下了一粒白色的珠子。

    那珠子鸡蛋大小,通体呈白色,其上有一些黑色的小点,有些类似于大理石光泽。

    等到将这一切镇压,乔坤却从黑气和舍利中得到了两门法诀。

    一门是剑法,换做“上清玄门有无相剑诀”,是吸收万千气息之后炼化为剑气的法门。

    这剑气因为炼天地万物之气,可以千变万化。随着不断加强,可以变化模拟出其他剑气、剑诀、剑法,模彷其他人的招式,威力也基本等同,变化无端。十分适合乔坤。

    若到大成则一剑可以成阵,甚至演化万物,那便是“一剑生万法”的境界。

    至于发出无色无形的剑气,反倒只是基本而已。

    另一门则是功法,唤作“十二元辰白骨神魔诀”。是成就白骨舍利,演化十二元辰白骨神魔的功法。

    这“十二元辰白骨神魔诀”,似乎是和“神魔白骨法”相似,但其实却相距甚远。

    “神魔白骨法”是从内到外修持自己的路子,讲的是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”,修炼自己白骨,由骨生髓、生血、生五脏六腑、肌肉,然后修成完美的道体。

    而“十二元辰白骨神魔诀”却是走的求诸外物的路子,借由其他神魔以及他人的白骨,修成一枚舍利,然后人与舍利共修。

    这舍利需要十二位神魔的白骨,需要无数尸骨,无尽业力才能成就。

    成功之后,可分可合,若分则可化为十二尊分身,若合则是强力分身。

    马元本已经凑齐了十二位白骨神魔,但为了夺取乔坤的神魔白骨,甘冒风险,最后送了性命,自身反成了十二位神魔之一。

    只是乔坤得了这些好处,却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是自己的肉身受创,另一个他隐约感觉自己牵扯进了很麻烦的因果。

    这“十二元辰白骨神魔诀”分明有西方教“二十四相修持法”的一些痕迹。

    他心中猜想,只怕是马元叛出了白骨洞,投靠了西方教,所以石矶娘娘才要清理门户。

    想必是石矶有什么限制不能对马元动手。或许石矶故意将《神魔白骨法》传给他,也是为了马元能找到他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神魔白骨法终于有所成就,化血重生。所以马元感应到,才帮助邓九公,引开他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切,可能都在石矶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此时骷髅山白骨洞后山,紫云正在五莲池弹奏琵琶,一阵阵金戈铁马。

    石矶立于游廊之上看着小亭中玉容清丽却表情清冷的少女不由摇头,“不该以断因果之法成就金仙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石矶突然脸色潮红,一口金血洒入池中,化作灵气四散开来,滋润五莲池,那池中仙莲得此灵气愈发仙气弥漫,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琵琶声停,紫云一步便到石矶身旁,“娘娘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难得你还有些反应。”石矶看着这少女关切的面容,轻声叹息,“我没事,是那恶业分身被斩,连累于我。”

    紫云还欲再说什么,却被石矶阻止,“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待紫云窈窕曼妙的身影离去,石矶也不打坐恢复元气,只是叹息,五色光芒闪过,一道身影从她身体走出,正是小五。

    小五身着绿衫长裙,容貌与石矶有八九分相似,只是少了分威严,却多了分柔和,她轻声说道:“哥……乔坤他果然将马元斩了吗?”言语中透着一股温柔。

    “有我留下的暗手,若还不能斩了那恶业分身,乔坤也未免太过无用。”石矶倒是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便是有暗手,想要斩杀马元也是不易。”小五倒是为乔坤辩解,“哥哥他修行不过三十年而已。”

    而后小五又面有忧色,“那化身本是要舍给西方教的,如今却被哥哥斩杀,他必然要担上西方教的因果。”

    石矶又叹息,“当日我演化完天一生水之后有些急功近利,又被西方教暗算蒙蔽,斩出马元这恶业分身。如今我趁着西方教两位教主暂时不能亲履东土,设计斩了恶业,再少一分钳制,离脱得樊笼未远,你可下山寻他了。”

    小五轻轻摇头,面露苦涩,“何必下山?若他知道那马元也与我一般,是你的分身,定然心怀芥蒂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,如今他还未脱离人之善恶。”说到此处,石矶停顿一会,才悠然叹息,“他不知,对于我等而言,生命不过是轮回而已。”


  https://www.vipxs.info/148_148536/53324463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vipxs.info。VIP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:m.vipxs.info